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
  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-> 大气污染治理 -> 清洁空气行动计划
提前“交卷”后,上海“保卫蓝天”不减力
  浏览次数:   发布日期:[2017-03-21]
  【 字体:   【E-mail推荐

    今年《政府工作报告》首次提到打好“蓝天保卫战”,表明了政府治理空气质量的决心。对上海来说,在度过有记录以来空气最洁净的一年、并提前实现PM2.5降20%的阶段性目标后,公众更加关注PM2.5下降的势头能保持多久。全国“两会”期间,权威部门的最新解读表明,上海“蓝天保卫战”的治理力度将长期保持,空气质量改善的前景值得期待。

空气质量已超过“世博年”

    许多上海市民常把世博会举办的那一年——2010年的空气质量作为标杆。不过,上海市环保局污染防治处副处长周军很有信心地说,去年上海的空气质量总体上比2010年更好。
    这一结论得到了大量数据的支撑。目前,最重要的几项年度大气污染物浓度指标是二氧化硫、氮氧化物、PM10、PM2.5。监测数据显示,去年,上海前三项指标均创出历年最佳,分别比“世博年”低48%、14%和15%。PM2.5方面,去年上海的年均浓度为45微克/立方米,比2015年的53微克/立方米下降了15%,同样也是历年最佳。由于PM2.5正式监测始于2012年末,因此,“世博年”的数据空缺;但由于PM2.5、PM10年均浓度变化趋势总体一致,因此基本可以认为,去年上海的PM2.5浓度也好于“世博年”。
    值得一提的是,上海曾在三年多前启动“清洁空气行动计划”时立下军令状,承诺在2017年年底实现PM2.5年均浓度比2013年降20%。也就是说,要在4年里从62微克/立方米降至50微克/立方米。数据显示,上海去年已“交卷”,提前了1年,而且超额完成——对比2013年,降幅高达27%。
    2017年开局,上海空气质量比去年又有明显改善。PM2.5平均浓度同比降幅超过20%。虽然冬季是全年空气最差的时段,但1月至2月,上海空气优良率仍保持在80%以上。

并非“靠天吃饭”的结果

    上海市环境科学研究院大气环境研究所所长李莉表示,去年上海PM2.5浓度显著下降的原因是“人努力”加上“天帮忙”。
    据分析,去年天气状况的确较好,但科学分析和数值模拟显示,假如2016年的天气完全重复2015年,也就是彻底排除有利气象因素的“加成”,去年上海的PM2.5年均浓度将是50微克/立方米。尽管这比实际情况少降了5微克/立方米,但仍然比2015年低6.6%,与原定2017年的阶段性目标也十分接近。某种意义上可以认为,哪怕“老天爷”不怎么帮忙,只要坚持目前的治理力度,上海仍可提前实现原定的PM2.5治理目标。
    上海市环保局的周军说,去年上海大气污染治理工作推进得力,包括对9台大型燃煤发电机组进行了超低排放改造,在1400多家工业企业推进VOCs(挥发性有机物)治理,对1000家汽修企业实施环境综合整治,淘汰高污染机动车5.3万辆等。总体上,过去三年上海空气污染治理的力度越来越大,空气质量改善的结果可持续、可预见,并非“靠天吃饭”的结果。

治理力度将只增不减

    提前达到2017年目标后,上海“蓝天保卫战”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完成“十三五”规划设定的任务:到2020年,使本市PM2.5年均浓度降至42微克/立方米,比2017年50微克/立方米的原定目标低15%。不难发现,未来三年,上海PM2.5浓度降幅将延续此前一贯的节奏——年均降5%左右。
    经市环科院估算,要实现“十三五”目标,上海本地排放的主要大气污染物——二氧化硫、氮氧化物、VOCs等,总量要比现在分别再削减约30%。这个数字,构成了上海勾画下阶段空气治理方案的依据和基线。李莉说,二氧化硫排放主要来自燃煤和船舶,现在上海市域内的煤炭消费绝大多数来自火电厂,因此重点要推进电厂的超低排放改造。尾气是氮氧化物的重要来源,所以持续控制机动车增量、引导老旧车加速淘汰、提升油品质量都在上海计划中。此外,VOCs是形成PM2.5和臭氧污染的前体物质,其来源广泛,治理挑战非常大,上海必然会拿出更有力的措施。 
    据周军透露,上海今年的空气污染治理措施即将发布。不出意外的话,年底前,除电厂外所有的燃煤锅炉都将退出。为减少工业VOCs排放,上海将帮助各类企业改善技术、加强管理,并从源头上减排。值得一提的是,上海正为“国VI”车用汽油标准做技术准备,预计今年或明年会实施,该标准将比肩世界最严水平。
    周军和李莉都表示,“十三五”时期之后,上海的PM2.5治理必定会对标国家空气质量二级标准,即年均浓度不高于35微克/立方米,预计将在2025年前后实现。这将具有里程意义,因为它意味着空气质量真正改善达标,同时也意味着空气质量持续改善的节奏将持续10年以上。
    李莉说,35微克/立方米的目标之下,上海的大气污染物排放须比现在降60%,仅靠末端治理,提供不了如此巨大的减排空间,必须对产业结构、能源结构、交通系统等作根本性调整优化。

    这是巨大的挑战,也是转型升级的动力。

来源:文汇报